标签 故事 下的文章

一个很真实的故事

1,不知不觉我的爱妻小梓离开我已经快5年了,这5年来我的父母,岳父岳母其实都曾劝过我,说我还年轻,不如将她忘记,给女儿沫沫找个善良的妈妈。

但是我知道,这辈子我不可能再爱上别的女人了。

每年的3月28日是妻子小梓的忌日,也是女儿沫沫的生日,刚才沫沫睡觉前我问她,明   天想要什么礼物,

沫沫说,想去看看妈妈。

沫沫睡下之后,我哭得像条狗一样,5年来,从来没有像刚才这么哭过。

2,突然想起我和她的往事,又想找个地方说说,于是新注册了一个ID,想着把以前的事情都翻出来说说。

这5年来在我最软弱的时候我要感谢很多人,谢谢我的妈妈,谢谢这几年帮我把沫沫教的那么懂事,

谢谢我的爸爸,谢谢这几年来对我无声的鼓励,

谢谢我的岳父岳母,我这女婿实在是太过没用了。

3,我不是个好丈夫,我甚至没给过小梓一个像样的婚礼,

我也不是个好儿子,那段时间我做了很多伤害父母的事,

我也不是个好女婿,没能守护好岳父岳母的宝贝女儿。

我更不是个好爸爸,因为我甚至想过小梓的死全是女儿沫沫的错。

4,今天想起了太多东西,从小梓出现在我生活中的那天起,再到我们的女儿沫沫出生,从前觉得“回忆像电影一般一幕幕出现在脑海”这样的句子很傻,但是今天的确是如此。

5年来,我没有一天是不在思念小梓的,即使是在上班的时候,站在讲台上面对教室里面40多个学生的时候,突然会想起小梓来,这时候,备课的内容也会忘得一干二净,常常沉默许久,或者转过身去开始写板书来掩盖我因为难过而变形的脸。

从小梓离开我和沫沫那天起,我毫无缘由的相信了有天堂的存在,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寄托,相信妻子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,为沫沫的成长和懂事而高兴。

5,我的妻子小梓是难产再加上失血过多去世的,本来难产在现在这样的医疗技术下不算大问题,但是小梓身体一向不好,坚持要生下沫沫也是她的决定。结果换来的却是这样让我痛苦一辈子的结局。沫沫生日那天恰恰是小梓的忌日,所以我从来没真正开心的给沫沫过过一次生日,我感觉我作为一个父亲太失职了。

C#之父Anders Hejlsberg 的故事

c#之父是Anders Hejlsberg, 一个丹麦天才。他和idsoft的John Carmack都是自学成才的典范。 他对语言和汇编的理解全世界没几个人能超越。
当年Philippe Kahn(Borland的创始人)和Anders Hejlsberg到美国创业时,便由Anders以汇编语言撰写了Turbo Pascal的编译器,而Philippe则包办了Turbo Pascal其他的部分。在这两位仁兄开发Turbo Pascal之后,穷得快连登广告的钱都没有了。Philippe为了在Byte杂志(还记得这个著名的杂志吗?)刊登Turbo Pascal的广告,和Anders商量了一个方法,那就是直接约Byte杂志的人到当时Borland的办公室讨论刊登广告的事情。